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当前位置:主页 > 买马开奖历史结果 > 东条英机绞刑全过程:手脚因不听使唤而发抖骨灰被美军抛向大海

东条英机绞刑全过程:手脚因不听使唤而发抖骨灰被美军抛向大海

时间:2022-08-02 18:20 来源:未知   点击:

  兵者,凶器也。从宏观上来说,所有的战争都是“内战”,因为全人类其实都是同胞。然而纵观人类历史,

  这其中就包括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日本甲级战犯东条英机,历史不仅记录了他被执行绞刑的全过程,其骨灰最后也被扔到了大海里。

  东条英机是日本军国主义的重要代表人物,是发动太平洋战争和侵华战争的主脑。他在日本基本可以对应希特勒和墨索里尼在欧洲的地位,都是臭名昭著的法西斯头子。

  东条英机时任日本首相兼内阁总理大臣,在关东军中被称为剃刀将军,行事作风残暴凶狠、独断专横。东条英机出身于军旅世家,“好战”可以说是他们的家族传统。他的父亲东条英教是陆军大学的第一期毕业生,曾经参加过中日甲午战争。

  他专门请人到家里教授东条英机剑术,从小培养他的武士道精神。在这种家庭氛围之下,东条英机早早地就确立了自己的志向,要征战南北、建功立业,为天皇效力。

  他自幼经历了严格的军事化训练,一路从地方军校考进了士官学校,满脑子都是侵略扩张和效忠天皇的狂热战争梦想。上学期间,东条英机的成绩并算不上多么优秀,但是却以打架厉害而闻名,即使面对体力身高悬殊的对手也毫不示弱从不服输,被称为“打架王”。

  “九一八”事变后,东条英机出任关东军宪兵司令,在中国东北残酷中国人民的反抗斗争。1941年,东条英机出任日本首相并受天皇委托组阁,此时的他堪比明治维新时期的幕府大将军,集大权于一身。

  登上人生巅峰的东条英机,在就职声明中就迫不及待地狂妄叫嚣要“完成支那事变”、“建立大东亚共荣圈”、“通过圣战将天皇的光辉传播到世界各地”。

  然而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正义必将战胜邪恶。战争局势急转直下,日本被战争内耗拖得苟延残喘,处于政治破产的边缘。一系列战役的节节败退,加剧了日本国内反对势力的倒阁声势,东条英机也逐渐失去了天皇的信任和支持。

  1945年7月22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前夕,东条英机正式对外宣布引咎辞去首相职务。同年9月,东条英机被列入第一批甲级战犯的通缉名单。

  然而此时,怕死的东条英机已经带着家人亲眷逃到乡下农村躲了起来,企图以此躲避军事法庭的审判和制裁。然而美军还是发现了他的行踪。9月11日下午四点左右,盟军司令克劳斯少校率领宪兵,带着麦克阿瑟亲笔签署的逮捕令赶到东条英机的住所。

  一生狂热追求战争、残害他人性命的头号战犯东条英机,居然在这一刻畏缩了。他害怕面对审判,更害怕直面死亡。于是他谎称自己要去拿些随身物品独自走进了书房,随后房间传来一声枪响——他对着自己心脏的位置开了一枪,畏罪自杀。然而或许是因为太过紧张,子弹射偏了,只是穿过了肺部。这个杀人不眨眼的战争恶魔,居然在自杀时失了手。克劳斯少校带人把房门踢开,将倒在血泊中的东条英机送到医院救治,三个月后,恢复健康的东条英机被关押至巢鸭监狱,等待国际法庭的审判。

  东条英机自杀未遂的事情传开后,顿时成了别人口中的笑料。美国人评价他“这个家伙已经失去了信用,被日本抛弃,却又自找的最后耻辱”;而在日本武士道文化中,应该切腹自杀,而不是像个胆小鬼一样用枪。

  在巢鸭监狱关押期间,其他的战犯都瞧不起东条英机,甚至不跟他说话。经过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的审判,东条英机的罪行罄竹难书,在法庭列出的五十五项罪行当中,东条英机一人就占了五十四条,可以说是恶贯满盈。

  他辩称战争决策并不是他决定的,而是政府内阁;并且厚颜无耻地狡辩不是侵略而是解放,战争都是被侵略国诱发的;而日本不是挑起战争而是不得已的自卫行为;大东亚共荣政策并不是日本的军国主义,而是东亚各国的共同意愿。

  还说出了“日本像一个已成年的青壮年,穿的却是十岁孩子的衣服。太小了,只能寻找方法扩大”这种荒唐可笑的言论。同时被审判的广田弘毅和土肥原贤等人也委托律师代表他们向美国的最高法院提起上诉,企图获得三审改判的机会,延长自己在世上苟延残喘的日子。

  这些战犯在战争中气焰嚣张、几近疯狂,面临审判时却巧舌如簧、怯懦怕死,实在是令人不齿。并且在日本国内,普通大众也早已认清了东条英机的真实丑恶嘴脸,许多日本退伍士兵也认为,包括东条英机在内的战犯应该为这场“让本国人民家破人亡、断绝生路”的战争负责和谢罪。

  侵略罪证铁证如山,由不得这些战犯信口雌黄。美国最高法院最终拒绝受理战犯的上诉请求,军事法庭最终以发动战争侵略别国等罪行给东条英机定罪,判处绞刑死刑。

  在等待死刑的过程中,美军将东条英机安排在单独的监禁室,24小时严格监管。东条英机自知时日无多,回天乏术。他饭量锐减,体重急速下降,终日喃喃自语,念着俳句诗歌“尘世高山从头越,无人畏惧无人愁”。

  他给自己的亲人留下了简短的遗书,要求亲属在他死后做到沉默以明哲保身;他还鼓励妻子要勇敢地生活下去,要像“战士一样活着”。行刑前东条英机提出了两个要求,一是吃一次传统日式料理,二是再见一面佛学名师花山信胜。

  美军都予以通过。但是对于他来说,该来的总是要来。行刑现场的负责人是美军少校卢瑟·福瑞森,他留下的档案详细记录了当时东条英机被绞刑的全过程。

  1948年12月22日,美军为东条英机等其名战犯提供了最后一餐日本料理。还安排花山信胜为其诵经祷告。

  当天晚上零点一过,东条英机等七人就被处以绞刑。行刑之前需要战犯签名,而自幼接受武士道训练、一生自诩强硬的东条英机居然手脚因不听使唤而发抖,名字也写得歪歪扭扭不成体统。鸭巢监狱设有专门的绞刑行刑室,走上绞刑台共有十三级台阶。

  东条英机是第一批被执行死刑的战犯,时间一到,他就被验明线级台阶,头上罩上黑布,脖子套上绞索。在苏美英中代表的监督下,行刑官公布了执行绞刑的命令。

  行刑台的活门“砰”地猛然弹开,战犯的身体随之下落,绞索一下子绷直。随着绞索的剧烈震动,传来了凄惨绝命的呻吟和叫喊。几分钟之后,绞索和空气都恢复了宁静。

  美国和苏联各派一位法医带着听诊器对战犯进行检查,随后走出来向一位美军上校低声做了汇报。上校转过身,以力争姿势大声向行刑官报告“罪犯已确认毙命!”之后割断了行刑的绞索,将尸体抬出。

  相关人员取下东条英机头上的黑布后,发现他居然满脸泪水。不知东条英机在走人生最后的十三级台阶时,心里在想什么?是因为惧怕即将来临的死亡?还是为自己的罪恶忏悔?

  绞刑执行完毕之后,凌晨2时10分左右,载着战犯尸体的货车驶出监狱,一个半小时的车程之后到达横滨的美军108军需处墓地登记,之后货车又再次出发驶向久保山火葬场。

  火化之后美军仔细清理了焚化炉,确保每一粒骨灰都被装入提前准备的坛子。这样做的目的就是将这些战犯彻底消灭,以防日本国内的某些极端民族主义分子再借题发挥,死灰复燃,立碑祭拜。

  随即骨灰坛被运往军用机场,由卢瑟·福瑞森亲自登机护送。飞机在横滨以东50公里开外的太平洋上空盘旋,随后骨灰被美军抛向大海。

  东条英机在出任日本首相期间,蓄意发动太平洋战争和侵华战争,袭击珍珠港,疯狂侵略别国,践踏无辜之人性命。恶贯满盈,罪不可恕。 无论东条英机死前如何厚颜无耻地狡辩、罔顾事实地胡说八道,真理也永远属于正义的一方。

  因为畏惧死亡,却意外死了两次;一生标榜武士道精神,却为苟且偷生信口雌黄。东条英机的无耻,注定被钉在世界历史的耻辱柱上。最终被执行绞刑、挫骨扬灰,也是罪有应得。

  历史不应该被忘却,真相绝不容忍歪曲。任何借口都不足以成为美化侵略的理由。人类永远不应忘却血腥黑暗的历史记忆,这是所有民族的天性和良知。铭记历史,吾辈自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