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当前位置:主页 > 新萄京论坛 > 嬰兒奶粉中頻現香蘭素管道清洗不徹底還是搶奪“第一口奶”?

嬰兒奶粉中頻現香蘭素管道清洗不徹底還是搶奪“第一口奶”?

时间:2022-08-04 03:23 来源:未知   点击:

  【 近年來被檢出香蘭素的多為外資品牌奶粉 多數企業稱係“生産管道清洗不徹底”引發的“意外”】

  又一家在中國市場銷售的進口奶粉企業因奶粉中被檢出含有不該出現的香蘭素而被重罰。根據長沙市市場監督管理局近期公佈的資訊,倍恩喜公司銷售的1段嬰兒配方羊奶粉在監督抽檢中被發現含有香蘭素,被處以罰沒款合計699.51萬元。就在上月末,北京市市場監督管理局也公佈,京東商城上銷售的西班牙依諾鉑歐1段嬰兒配方奶粉被檢出維生素D、香蘭素項目不合格。

  對於香蘭素,國家早有規定,1段嬰幼兒配方奶粉中不得添加香蘭素。但北京青年報記者了解到,近年來市場監管部門屢屢在1段嬰幼兒配粉中查出香蘭素,而且這些産品大多數是進口産品,其中不乏知名度較高的雅培、美讚臣等大品牌。那麼,在本應“純凈”的1段嬰幼兒奶粉中,香蘭素為何總是揮之不去?

  長沙市市場監督管理局近期發佈的這份行政處罰決定書顯示,2021年9月9日,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抽樣人員在監督抽檢中發現,倍恩喜公司銷售的1段嬰兒配方羊奶粉中香蘭素項目實測值為940.6ug/kg,不符合《食品安全國家標準 食品添加劑使用標準》(GB2760-2014)中“不得使用”的要求,檢驗結論為不合格。對此,長沙市市場監管局作出行政處罰:沒收倍恩喜嬰兒配方羊奶粉36767罐;沒收違法所得122.84萬元;並處貨值金額1倍罰款,即576.67萬元。以上罰沒款合計699.51萬元。

  近700萬元並非事關香蘭素的最大罰單。去年5月份,上海市市場監督管理局因香蘭素問題開出的一起909.31萬元罰單,涉事的是在中國市場熱度很高的1段雅培鉑優恩美力嬰兒配方奶粉。這是近三年國內對奶粉品牌開出的最大罰單,這一事件因此也登上熱搜。

  今年4月份,廣州市場監督管理局公示的一份行政處罰決定書顯示,美讚臣的1段鉑睿嬰兒配方奶粉被檢出乙基香蘭素和香蘭素,實測值分別為475.5μg/kg和296.6μg/kg。美讚臣營養品(中國)有限公司因此被沒收違法所得60萬元,並處罰款129萬多元。

  儘管鉅額罰單接連不斷,不過北青報記者注意到,近年來被檢出香蘭素的奶粉廠家中,多數在應對手段上都是只對同批次産品予以召回下架,其他批次産品則繼續銷售不受影響。這意味著,對於香蘭素問題,雖然國家層面下大力氣監管,但對廠家來説似乎波瀾不驚。對於消費者而言,購買了含有香蘭素的1段嬰幼兒配方奶粉最多只是産品召回退款而已,而如果孩子已經喝了也就喝了。

  1段嬰幼兒配方奶粉是0至6個月嬰兒每天需要大量食用的口糧。《食品安全國家標準 食品添加劑使用標準》(GB2760—2014)中規定,0至6個月嬰幼兒配方食品中不得添加任何食用香料,較大嬰兒和幼兒配方食品可按照規定限量使用香蘭素。

  北青報記者近期實地探訪了北京的一些超市和母嬰店,對市場銷售的嬰幼兒配方奶粉的成分表進行了調查。結果顯示,1段奶粉中都未標注含有香蘭素,2、3段奶粉中則有部分品牌添加,有的品牌甚至還添加兩種香蘭素。總體來看,國産奶粉幾乎沒有添加香蘭素的配方,一些海外生産的奶粉則存在添加香蘭素的情況,但同一品牌旗下不同系列、不同段位的奶粉配方也存在區別,有的添加有的不添加。

  雅培同時在售的“菁摯”和“親護”兩個系列的奶粉中,“菁摯”未含有香蘭素,“親護”除1段外不僅都含有香蘭素,而且還都有乙基香蘭素。另外,雅培特殊醫學用途全營養配方食品“小安素”中也同時含有香蘭素和乙基香蘭素,該産品供應給1至10歲兒童食用。

  菲仕蘭旗下的“皇家美素佳兒”和“美素佳兒”兩個系列的3段、4段奶粉均含有香蘭素。另外,惠氏 “啟賦”和“鉑臻”兩個系列的産品中,“啟賦”中不含香蘭素,而“鉑臻”就含香蘭素。

  此外,也有一些外資品牌奶粉完全不含香蘭素,如愛他美卓萃、愛他美、諾優能等。

  在中國品牌的奶粉中,北青報記者查詢了包括伊利金領冠、伊利金領冠塞納牧、伊利金領冠珍護、飛鶴臻稚有機、飛鶴臻愛倍護超級飛帆、飛鶴星飛帆、飛鶴星飛帆卓睿等,其配料表中均未顯示添加香蘭素。

  不過,合生元是少數添加香蘭素的中國奶粉品牌,其旗下的“貝塔星”和“阿爾法星”在3、4段奶粉中添加了乙基香蘭素和香蘭素。

  對於1段嬰配粉檢出香蘭素的問題,國家市場監管總局此前也曾表示,除了管道清洗不徹底問題,也不排除有為了達到以次充好、以假亂真等目的。

  香蘭素是一種食用香料,因具有香莢蘭豆香氣及濃郁的奶香,添加香蘭素能讓原本味道並不好的嬰配粉聞上去更香。因此有國內奶粉企業人士向北青報記者表示,這其實也形成了一種不平等競爭,甚至不排除一些奶粉在以此爭奪新生兒的“第一口奶”。

  事實上,“第一口奶”對於奶粉企業至關重要,因為嬰幼兒一旦習慣於一種奶粉口味後就很難再“換奶”,這意味著一個孩子從出生到至少三歲期間都會被綁定同一個品牌的奶粉,背後的利益不言而喻。

  早在2013年,央視就曾曝光天津多家醫院新生嬰兒的“第一口奶”被部分外資奶企壟斷的情況。有外資奶企以向醫院人員行賄的方式,在家長不知情的情況下讓醫院給初生嬰兒喂自家品牌奶粉,從而讓孩子對某種奶粉産生依賴,以達到長期牟利的目的。

  針對自家1段嬰幼兒配方羊奶粉中被檢出含有香蘭素,倍恩喜(湖南)乳業有限公司7月11日在其官網上發佈聲明予以回應,稱造成相關批次産品香蘭素不合格的原因是新益美營養品有限公司在生産過程中基粉預混配料時錯誤添加了香蘭素。

  其實,在被檢出香蘭素奶粉企業中,像倍恩喜這樣直接承認主動添加的並不多見,多數企業以“意外”作為解釋理由。雅培和美讚臣此前在解釋香蘭素問題時都提到了“生産管道清洗不徹底”。雅培解釋稱,雅培集團愛爾蘭工廠在生産線更換品種生産時,對生産管道清洗不徹底,致使管道中殘留了前序産品含有的香蘭素,造成後續産品的污染。美讚臣對此的解釋也如出一轍,稱源於Mead Johnson B.V。生産線更換品種生産時,對生産管道清洗不徹底,致使相關批次産品檢出香蘭素、乙基香蘭素。

  對此,獨立乳業分析師宋亮告訴北青報記者,香蘭素的特點是易溶于水而且不容易揮發,如果同一生産線生産不同奶粉品種間切換時管道沒清洗乾淨,那麼生産的下一批次奶粉雖然未人工添加香蘭素,但也可能從奶粉中檢出。他介紹,目前奶粉工廠的管道清洗採取的是全自動CIP清洗系統,但如果清洗時間過短可能會出現香蘭素殘留。不過,他也指出,“清洗不徹底”並不能成為出現香蘭素的擋箭牌,根據不同市場的規範切實提高品控是奶粉生産企業必須做到的。事實上,近兩年來海外部分奶粉企業受疫情影響較大,生産管理等各方面都面臨很大挑戰,這對其安全生産、原料採購等都造成一定的衝擊。

  北青報記者注意到,在倍恩喜公司近期公佈的一系列整改措施中,就包括了“調整與優化工廠生産計劃的制定準則與安排;停止含香蘭素的産品如成人奶粉等共線産品的生産”等內容。

  關於我們外宣服務與廣告服務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舉報流程